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第一章不要命了是不是?

发布:2018/7/16 13:28:45

加入书架

清幽的月光漏过纱帘的缝隙倾泄进房间,一米5宽的大床上,男人宽大的手掌一寸一寸地抚摸过曼妙的身体,暧昧的气息发酵的越来越浓……

睡得正香的沐清歌不由嘤咛一声,直到下身传来的一阵巨大的疼痛,她才惊醒。

“清歌……”

高大的男人压在她身上,沙哑的声音带着磁性,却熟悉的声音让沐清歌恐惧又愤怒。

她奋力的去反抗,可男人动作却越发的凶猛,纠缠着她的身体,蛊惑着她的耳朵。

“清歌,给我……”

沐清歌颤栗着身体,挣脱出的手摸到床头柜的玻璃水杯,使出全身的劲对着他砸去。

重重的一下,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来,滴在沐清歌的脸上,一滴又一滴,她也跟着吓傻了,手一抖,玻璃水杯咚的一声落在地上,滚了很远。

沐清歌抓着被子盖住狼藉的自己,颤抖着声音解释:“是你逼我的……”

男人迷离的眼神变得清明,看着房间里的一切,开口道:“对不起,我喝多了。”

讲完话,他捡着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利落的穿好,走出去。

沐清歌气的身体一伏一伏的,抱着双腿嚎啕大哭……

一个月后,创意广告公司。

沐清歌单手撑着头,看着电脑上的业绩,正苦恼,眼前的桌子上突然扔下一个文件夹。

“沐清歌,这个报表帮我输入到电脑里,开会马上就要用。”

她后知后觉的站起来,看了眼已经离开的经理秘书,轻声讲了句哦。

还没坐下,坐她旁边的露露就催促道:“沐清歌,去帮我买杯拿铁,要半糖的,温的,我快渴死了,快点!”

她蹙了蹙眉,看着命令她命令的理所当然的露露,反问了句:“你渴了要喝东西,自己怎么不去?”

原本就安静的办公室一下子变得更加安静,所有的视线都聚集在沐清歌身上,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她。

沐清歌被盯的不自在,但想到刚刚经理秘书安排的工作,立即坐下来开始做报表。

大办公室外,一双冷冽的眼神盯着刚刚发生的一幕,在门口站了许久,才走进会议室。

下班前,沐清歌收到一条短信,是跟她一个学校的学长,现在是她的直接上司,客户部主管俞沉发的,约她晚上一起吃饭。

沐清歌攥着手机,想到俞沉干净的眉目,心脏砰砰的跳,俞沉学长约她晚上一起吃饭,是不是……

想着自己心里的可能性,她抿着唇笑弯了眼角,快速地回复了一个字。“好。”

下班后,沐清歌去洗手间补了妆,还特意扎了个俏皮的发型,然后去停车场找俞沉学长了。

一路上他们有说有笑,俞沉还问了她很多在学校的状况,这让沐清歌心里甜丝丝的。

车子行驶了将近一个小时,然后在市中心的宫廷饭店门前停下。

辉煌的灯光从宫廷饭店里倾泄出来,门口的侍者笔挺的站着,像是两个骑士。

清歌从车上下来,俞沉去停车了,让她在门口等他。

她看了看宫廷饭店偌大的大厅,又看了看俞沉开着的本田车,有些担心,毕竟宫廷饭店的菜是出了名的贵,人均消费3000元,俞沉他才毕业两年,底薪才三千,真的没必要请她吃个饭选这么贵的地方。

俞沉停好车走过来,清歌小心的开口:“学长,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吃饭吧,不一定贵的菜就好吃。”这倒是真的,宫廷饭店的菜她都吃过,味道真心一般般。

“呦,还没成我女朋友,就开始行使我女朋友的权利了?”

俞沉故意逗着清歌,暧昧的话,让清歌不由羞红了脸,忍不住啐了句:“学长,你真坏!”

两个人走进去,俞沉和前台的妹子讲他已经预定好了房间,在4208。

沐清歌听着脸色不由一白,4208那是爸妈在世的时候,他们经常去的,她说喜欢高一点的楼层朝南的房间,那样能把整个市的风光尽收眼底,所以那个人就经常定4208。

俞沉注意到清歌的变化,问了句:“怎么了?”

俞沉尴尬的笑笑。“学长,你真细心,早就预定好了。”

俞沉看着清歌乖巧的样子,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那一头俏皮的卷发。

清歌跟着俞沉进电梯,密闭的空间,电梯上的数字一个一个的跳转,清歌的心跳频率跟着越来越快,等下进了包厢就他们两个人,他会跟自己说什么,自己又该跟他讲什么?

想着清歌忍不住脑袋,沐清歌,平日里你那么古灵精怪,怎么遇到俞沉就全呆了!

电梯稳稳的停在42楼,她和俞沉一前一后走出去,站到4208门前,服务生替他们打开房间,房门一点一点的推开,房间里面的一切慢慢印入清歌的眼睛。

当她看到房间里面的经理,以及安然的坐在主位上的沈凛时,她下意识的转过身掉头就想跑。

可是她没跑掉,俞沉抓住了她的胳膊,在她跑之前,将她拽进了包厢。

“抱歉,我们来晚了,我们都自罚一杯。”俞沉端着酒杯,给自己和清歌分别倒了一杯啤酒,他直接先干为敬。

清歌盯着酒杯里明黄的液体,她一点都不想喝,在知道自己被俞沉骗了后,她现在只想掀桌子走人。

可是大家都在等俞沉喝,她不喝就是不给沈总面子,要知道,沈总可是他们千恩万求才求来的财神爷,要是不把他伺候舒服了,他们的单子就黄了。

时间过了许久,俞沉跟经理交换了个眼神,在桌子底下偷偷拽清歌的衣服,低声催促她。“清歌,别任性,快喝。”

“她脸色不大好看,大约身体不舒服,我替她喝吧。”

气氛正尴尬的时候,沈凛站起来,长臂一伸,去端清歌的酒杯,在够到之前,清歌却突然端起酒杯,咕嘟咕嘟的将啤酒咽了下去。

沈凛的眸光闪了闪,很快又恢复如常。

经理见清歌喝了酒,立即站起来打圆场。“我还没介绍呢?”

讲着,他指着清歌和俞沉,介绍道:“这是我们公司客户部的主管俞沉,和客户部的同事清歌。”

随后又看向沈凛,“这是德沐企业的董事长沈董,得沐企业也就是沐氏企业。”

俞沉眉头一蹙,当即想到了什么。“说起来,清歌瑶也姓沐啊,巧了。”

清歌扯了扯嘴角,冷笑了声。“现在沈董成了德沐企业的董事长,所谓的沐氏企业,该改叫沈氏企业了。”

说这话,清歌就觉得可笑,她一个正宗的沐氏继承人,现在却陪着一个偷了她家产的人当孙子,想着她就坐不下去。

“我身体有些不舒服,我先失陪了。”清歌起身就往外走。

俞沉发觉她有些异常,连忙追了出去。

“那一位是沈董事长。今天沈董事长来公司谈合作,我就说一起来吃个饭。你一走,我们三个男人光喝酒吃饭有什么意思?”

清歌停下脚步,对上俞沉期待的眼神,她心软了,她不想给他留下坏的印象,又闷着头跟着俞沉回去了。

重新坐下来,桌子上已经上了菜,经理找着口子打圆场。“今个难得来五星级餐厅吃顿饭,身体不舒服也得尝尝啊,菜都是沈董点的,这家饭店的特色菜,咱们可有口福了。”

清歌循着经理的话往桌上看去,基本上都是她爱吃的口味,她忍不住朝沈凛看了眼,他冰若寒霜的坐在主座上,简洁明了的道:“大家随意!”

俞沉尴尬的笑了笑,还未开口就拒绝了所有,这个沈董事长可真不好应付。

“这道白芍九节虾是这家店的招牌,沈董事长你尝尝。”

“还有这道鹿茸鲍鱼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埋头吃着饭的沐清歌立起头来了,看着经理把虾加进沈凛碗里,沈凛真的夹起来往嘴边送去,她急了,可嘴巴里有饭又讲不出话来,憋得她接连咳嗽了好几声。

好一会儿她才恢复过来,开口道:“现在海洋污染,海鲜多多少少可能也会受到污染哦,而且,有些人会对海鲜过敏,还是不要吃了好!这么多讲究,吃那红烧狮子头好了。”

不要命了是吗?明明十五岁那年,被自己逼着吃虾,全身起疱疹,喘息急促,送去医院都差点致命,怎么一点都不长记性!

呸呸呸,她讲这个干嘛,她巴不得他早点死呢!

清歌意识到自己失态了,她只好埋头扒饭。

沈凛在身前的碟子里放下虾,夹起了一个很有食欲狮子头,唇边荡起好看的一道弧度,让他身上寒冷的锐意都消散不少。

一直都在暗地观察沈凛的俞沉看到这一幕,眸中闪过一道精光。

热门推荐

  1. 第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